欢迎您光临中国矿业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网站!今天是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人文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学生在线  人文频道  人文频道
平静的书桌与跳动的手机

 

 现在的大学课堂,能安下一张平静的书桌,却安不下一个平静的手机。老师上课,学生上网。你讲你的课,我玩我的手机。老师的嘴在不停地动,手在不停地挥,学生的手却在不停动点击手机。老师讲课内容,如同空气,在教室飘荡,在学生产生不了回响。在课堂上,早就没了那种为中华之崛起的人生豪迈,也没有了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的的现实构图。那种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入耳的景致,也被精致的功利主义搞得不成体统。

现在人们都爱谈互联网自由,讲自由的时候也讲法治。自由走到哪,法治跟到哪。自由走到哪,责任就跟到哪。自由、责任、法治一个都不能少。问题在于,互联网自由、责任、法治如何应用在大学课堂里呢?上网自由,上课就是身在身在曹营心在汉。上网不自由,上课至少还能上。互联网带来自由的同时,也带来了不同层面的悖论。

在互联网时代,所有的人都会成为“网”中之鱼,进了网,想跳出去也就难了。手机与互联网一联,就等于一个手机一个世界。只要一上网,就有可能“一网情深“,对手机产生了深深的依恋。手机就是第二个情人,这要是爱起来,就有点儿死了都要爱的味道,手机“爱疯”并不夸张。

要把学生上课玩手机完全归因于互联网也有失偏颇。原因即在互联网中,也在互联网之外。网外有因,网内有缘。但不得不说,在手机互联网一统江湖的时代,是传统教学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的时代。这有点类似用大刀长矛打无人机,大刀再好,长矛再利,也不可能战胜翻飞自如的无人机,除非无人机自我损毁。

过去总说,老师是主导,学生是主体。现在真实的情况则是,主导与主体都发生了严重的扭曲。老师即使想主导也主导不了学生的心,主导不了学生的思想。讲课的内容连入耳的能力都已经失去,学生早沉浸在网络的世界中难以自拔。老师已经没有能力发挥主导作用,手机却起了主导作用。学生自己也没有成为主体,异化为手机的奴隶。主导非主导化,主体非主体化。手机既动了老师的奶酪,又动了学生的奶酪。

有的老师知识陈旧,讲课没有艺术水准,照本宣科,不负责任,以其昏昏使人昭昭,没有逻辑,没有思想,学生进课堂,如果进了思想监狱,在这种情况下,学生玩手机似乎有了正当理由。但是,即使老师有学问,有水平,有上课的技巧,有引人入胜的能力,学生仍然不感兴趣,仍然玩手机,典型的手机控。毕竟,手机的世界,要比老师的世界更丰富,更美丽,更有趣,更吸引人。

在就业压力下,在知识已经难以改变命运的前提下,在社会阶层板结化的情况下,想学习的大学生学习的方向和着力点已经不是学术。他们会觉得学术无用,考试有用,考试的分数有用。学生玩手机,其实也是在学习,学习的是与就业有关的实用性内容。与就业无关的内容,他们已经不感兴趣。毕竟,吃饭比上课重要,务实比务虚有用。老师上课如果不与实战结合在一起,那就没有必要浪费时间。部分大学生上课的目的,就是希望老师把他们培养成会挣钱的工具。

用手机上网取代上课其后果堪忧。即使有一部分学生爱在网上学习,上网学习也不是最佳路径,在网上学习的过程,并不是完整的学习过程,接受的教育只能是碎片化教育,接受的知识也是碎片化知识,接受的信息更是真假难辨。碎片化的教育只会形成碎片化的非理性思维,形成碎片化的人格,形成碎片化的人生。手机上网的一代大学生,就是走出大学,走向社会,也会以碎片化的知识与人格应对社会。

大学生上课玩手机,有些学校听之任之,有些学校则采取了五花八门的措施,这些措施,看似奇葩,实则无奈,其目的也是让学生们安心上课,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些措施,值得同情,但不值得鼓励,更不应推广。过去鲁迅说救救孩子,现在可以说救救大学生,可是如何救呢?也许,领着学生读经典,让学生通过经典体现思维的乐趣,过着有意义有思想的读书人生是一个可以选择的化解之道吧。

 

 

  ——首发《长江商报评论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