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中国矿业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网站!今天是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人文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学生在线  人文频道  人文频道
跑步时,我身处宁静之地

心理导读:跑步时我身处宁静之地。跑完后坐在阴凉处,一边啜饮冰镇饮料,一边听自己的心跳慢慢复原和鸟儿的欢唱,那种宁静平和实在让人心旷神怡。

 

  任何行为,只要你做得久了,就都会带上某种哲学意味。” 

最近我对村上春树又有了兴趣。

这种兴趣的重燃与他候选诺贝尔文学奖无关,尽管我看了大部分他的作品,拿起他的书就会放不下;这次我却是被村上跑步这个并不新鲜的事情所吸引了。

村上春树坚持长跑超过四分之一世纪,参加过数次世界级马拉松。他在《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的序言里的一段话打动了我:无论何等微不足道的举动,只要日日坚持,从中总会产生出某些类似观念的东西。

因为这段话,我重读了(以前看过,却完全没有印象了)整本书,心情一直处于颇为振奋的状态。这种振奋有点像处在混沌中的人终于被指明了一条出路,就等着迈开大步往前走了。

这之后,我开始对与跑步有关的一切产生兴趣,步速、团跑、马拉松这些原来熟悉却陌生的词汇渐渐在我的认识里鲜活起来,这些鲜活的印象背后是一个个被跑步改变生活的人和事,呼应着村上君所谓坚持与观念的意味。

放过自己

今年是小溪任小学校长的第十个年头。

自从两年前加入广州跑族,开始她认为真正意义上的长跑(距离10公里以上)后,她几乎不再因为工作上的烦心事流泪了。而在此之前,小溪虽然对外人宽容热情,给人印象很阳光,但却从来对自己要求近乎严苛,常因为工作压力大、上级挑剔指责,无助情绪滋生,不知道哭过多少次。

长跑是一个很奇妙的过程。

小溪的奇妙变化从参加人生第一次全程马拉松比赛开始。

当时是北(京)马(拉松)30年。10月份,本来北京秋天很舒服,但那天下大雨,突然降温,全程42.195公里的距离,小溪淋了三个半小时的雨。很想放弃的时候,内心有挣扎、更多是对自己的鼓励。

熬过最后7公里(被定义为马拉松的鬼门关),冲到终点,冒出了一个念头:马拉松我都敢跑了,还有什么事情过不去呢?

回来之后,小溪开始学会放过自己:工作要做好,家庭也希望要搞好,条条线方方面面都搞好的话,哪有可能啊?我也只有24小时。

很多人说忙没时间锻炼,我的事算是够多的吧,只不过,我更愿意把大部分的业余时间都花在跑步上面。

小溪隔天进行一次长跑训练,每周还要组织三到四次跑族的约跑活动,办公室、车中的跑鞋和运动服随时待命中。即便出差或旅行,她也会凌晨四五点就起床,到住处附近跑个十公里左右来开始新的一天。

长跑的过程中会分泌一种内啡呔,这是一种类似于毒品作用的东西,令人的身心非常愉悦,在跑步的过程中,你想或者不想都没关系,其实是一个很好的释放过程。好像刚才还在发闷不开心的事就这么跑着跑着过去了。

在译言网一篇《四大原因让你跑起来》的稿子里,我找到了可以进一步佐证小溪说法的一段话:

有人花高价跑到与世隔绝的小岛或山顶寺庙里就为求得片刻的心神宁静。我不确定这种状态是不是就是人们所说的跑步入境,但我还没发现有另外一种办法比慢跑20公里后产生的那种弥漫全心的禅境状态更有治疗效果。跑完后坐在阴凉处,一边啜饮冰镇饮料,一边听自己的心跳慢慢复原和鸟儿的欢唱,那种宁静平和实在让人心旷神怡。

无独有偶,村上春树2008年接受《明镜》采访时,谈到自己跑步时的状态,也有类似描述:跑步时我身处宁静之地。

与我同在

丁卉是去年摩根大通企业竞跑比赛女子组的冠军。那会儿,她刚入职上海普华永道不久。

这次比赛让她在短时间内认识了很多不同部门的人。通常刚入职,因为不熟悉,会和一些其他部门的同事在沟通上比较难,而这次比赛过后,丁卉总结了一个小心得:平时一些并非机密却很难得到的信息,在跟相关部门同事吃饭聊天时,稍微留神就能知道了,好些别人办不到的事情便能迎刃而解。

比赛的时候我还第一次见到了老板PeterPeter是香港人,平时比较少接触到),当时不知道这个就是大老板,还合了影。后来Peter还请我吃了饭,知道他也很喜欢跑步。

这次比赛,丁卉最享受的事是以另外一种方式和同事相处,不是上下级的关系,看到大家在工作之外的一面,有一种单纯的快乐。

丁卉生活中的朋友有一大半是跑步时认识的。因为一直喜欢跑步,她工作后加入了四个跑步团体,每周基本有四天参加团体的集体训练或约跑,一年会参加一两次大型的马拉松比赛。通过跑步这个圈子认识的人几百个是有啦。男友和关系最好的闺密也都是因跑步而深入交往下来的。

一大堆人一起跑马拉松很HIGH的,开始的十几公里都不会有(累的)感觉,但如果是一个人跑的话十几公里跑完就可以回家了,大家一起跑的气氛给你的影响会很大,这样下来会不知不觉跑得比以前好。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正好做过一个相关的研究,相比单独跑,结伴跑步能改善脑组织的空间定位,增强脑细胞之间的联系,从而促生新的脑细胞。

社交媒体的出现更是让分享成为跑步的一大乐趣。

我有一个女性朋友,她第一次跑了5公里,就在自己的开心网上更新状态:28.29,就是她跑5公里的时间,然后就有很多人在猜这个数字是什么意思,有人说是不是涨工资,有人说是不是搬新家的面积,后来有个人果然猜对了。她就特别高兴:总算有人知道她在讲什么。

如果某个人碰巧看到我博客,说:嘿,如果这个死胖子都行,那么我也可以!,这是我当初开写跑步博客时的想法。我觉着这个方式是有效果的,我也会放上twitter,让自己觉得我需要继续写下去因为有粉丝在看。

现在很少有人是自己去做长距离训练的,就算有这样的人,他也会先发个微博来引起大家关注,这样能感觉到有很多人与他同在,这样他就能很好地去完成,因为如果一个人默默地跑30公里,会很没有成就感。就算不在同一个城市,也会在网上写东西发布,跑步很大一部分的乐趣就在这儿。

做这些让你更能坚持看一本书《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村上的书通常很容易进入,这本也不例外。之前也看过许多谈跑步的文章,知道跑步对身心带来的好处,但唯有这一本促成我把理论变为行动,让我这个习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人,彻底心甘情愿地将之坚持下去。

听一段音乐挑自己最喜欢的,无论音乐、英语或是有声小说,能将过程中最难挨的时候进行转移,直到进入不觉得自己在跑步的阶段,就可以仅听着自己的呼吸和脚步声,进入什么也可以想,什么也可以不想的境界。

下一个测速软件时下针对跑步健身的手机软件不少,只要手机联网开通GPS功能,则可以测距离、心率、步速,统计卡路里的消耗……最赞的是与微博捆绑的功能,每次跑完晒一晒,自己有成就感,别人也能受受刺激,别人的刺激又能反哺给自己成就感。

加入一个团体我听到的团队作用是这样发挥的,那些一开始只能跑个两三千米甚至更短距离的人,因为加入一个团队,有师傅陪跑、鼓劲,两三个月的专业训练后,能拿下半(程)马(拉松);而更多的人是在团队中找到归属感,交朋结友,跑完FB、唱K,各种圈子里的开心。

 

来源:南都周刊     原题《一直跑,灵光总会乍现》